拾掇70年的片段丨村里第一次有电视,虽然一个节目也没看到,大
发布时间:2019-11-04 11:33:54点击:4110

[介绍]屏幕只有9英寸见方,只能黑白显示。到那时,“智能屏幕”的最新概念将不仅仅代表科学技术的进步。最近,在天地出版社出版的《我和我的祖国》一书中,一位作者用简单明了的文字记录了多年来家中电视机的变化和发展,反映了时代的变迁和物质文化生活的飞跃。《拾起70年的碎片:我的祖国和我》的作者是全国各行各业的普通人,如人民教师、基层公务员、大中学生,以及工人、农民、商人等。他们用最真实的生活和感情来收集人民对新中国70年的集体记忆和人民对新时代的赞美。

我电视上的变化

梁永刚

1977年,我出生在河南平顶山新城一个叫良庄的偏远村庄。我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长大。1983年,村上的一个富裕家庭买了一台14英寸黑白电视机。整个村子,无论老少,都跑去看热闹,看着电视机。一些大胆的人甚至触摸了玻璃屏幕。前所未有的新奇和快乐无法用语言来描述。几个老人抽着烟,走到电视机后面,一个劲儿地研究他们。他们无法理解藏在这个小盒子里的神秘事物。

那天晚上喝完汤后,许多村民来到早早买下电视机的家庭,希望主人能打开电视机看看世界。电视被放在主房间门口的木桌上。院子里挤满了人。一些顽皮的孩子爬上院子里的树,伸长脖子大笑。打了许多电话后,主持人终于打开了电视。随着刺伤发出的声音,嘈杂的场面突然平静下来。每个人都屏住呼吸,直盯着电视屏幕。原因可能是没有安装室外天线。电视屏幕闪着雪花,甚至看不见一个人影。经过一些调试后,主机将电视机上的两个天线拉到最长的长度,并用手小心地转动频道旋钮。经过长时间的工作,晃动的图像终于出现在屏幕上。虽然不清楚,也分辨不出鼻子和眼睛,但这是村民们第一次尝到电视的魔力。这时,主人的脸亮了起来,一块石头掉到了地上。然后另一件讽刺的事情发生了:主人用手触摸天线,图像变得更清晰了。一旦他松手,他就不能在屏幕上看清楚。主持人焦急万分,汗流浃背,他不知道人群中是谁喊道:“切一块肉挂在天线上就行了。”话一出口,一个院子里爆发出一阵笑声,现场活跃的气氛立刻又被点燃了。说笑没完没了。在改革开放之初的农村,电视是普通人真正吃紧的商品,也是普通人不敢购买的奢侈品。尽管不乏从事农作物和动物工作的老农民,但面对一个从未羞愧害羞地出现的新玩意,每个人都是“老虎不能从天上吃东西”半夜,虽然我连一个严肃的节目都没看,但每个人的心情都极其激动,握着手中的老蒲扇,满怀喜悦和希望回家睡觉。

自从第一台黑白电视机问世以来,家乡乡村单调的夜生活也随之改变。“去吧,看电视”已经成为见面时最常用的词。拥有电视的人自然成为了这个村庄的娱乐中心。这个家庭的主人热情友好。只要不是忙着烧麦炒豆的日子,电视每天晚上都会准时送到医院,茶水会被彻底清洗和煮熟,只是等着村民们来看。孩子们最活跃。他们随意抓了几口米饭。他们急忙移动一个木码头。首先他们把码头放在最佳观看位置,然后他们成群结队地飞出去疯狂地玩。当灯亮着的时候,大人像流水一样一个接一个地走过来,抱着孩子,抽着干烟。一些农村妇女仍然手里拿着未完成的鞋底。主人在地上兴高采烈地迎接他,冲出土堆让老人和女人坐下。人越来越多,人越来越少。有些迟到的人脱掉鞋子,放在屁股下面,或者找块砖头凑合着用,只要前面的人不挡住电视,坐在任何地方。

到20世纪80年代末,随着农村经济条件的改善,村上十几个富裕家庭购买了电视机。因此,人们不必从村庄的南部一路走到北部看电视。他们大多数都去过附近。在我的印象中,当时电视上只有一个频道,电视节目很少,主要是电视剧。事实上,对于那些在土壤中挖掘食物并且无知的农民来说,他们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一个偏远落后的村庄里,而且他们中的许多人一生中甚至没有去过很远的地方。当时,老实巴交的农民不了解外面的生活,经常把电视上虚构的故事当成真实的情节。当我看到快乐时,我布满皱纹的脸笑了,我的嘴没有合上。一看到那个生气的地方,每个人都搓着手,希望自己不能跳到电视前痛打坏人。看到悲伤,人群不停地抽泣,一些老太太不时掀起裙子擦去眼泪。孩子们看电视纯粹是为了好玩,更不用说复杂的情节了。大多数时候,即使是好的和坏的也无法区分。他们边看边问成年人“这个人是好是坏”。有时候成年人变得不耐烦,懒得回答。他们只是说了几句敷衍的话。

1993年,也就是我被平顶山师范学院录取的第二年,我的父母咬紧牙关,拿出了省下来的钱。那年春节前夕,他们买了一台14英寸黑白电视机,实现了我坐在自己家里看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的愿望。我家的第一台电视机花了整整400元,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那时,当老师的父亲一年挣400到500元。

1999年,在我工作的第四年,随着工资的不断上涨和手头的一些积蓄,我花了2000多元买了一台21英寸的彩电。彩色电视机色彩鲜艳,清晰度高。无论是看电视剧还是体育赛事,他们都比黑白电视机舒服得多。第二年,我又买了一台影碟机和一套扩音机,这在当时成了一个受欢迎的家庭影院。我妈妈喜欢看戏剧。我从我的朋友那里借了很多光盘,这让我妈妈不出门就迷上了戏剧。2003年7月,当我结婚的时候,我花了3000多元买了一台29英寸的彩电,这台小彩电被放在我父母的房间里。

2008年,液晶电视开始在市场上流行。我和妻子认为客厅里的“大头”彩电占用了太多空间,所以我们花了一个月的工资买了一台清晰度比显像管电视好很多倍的32英寸液晶电视。最重要的是,身体又瘦又光滑,就像挂在客厅墙上的一幅画。2012年,我家买了140平方米的新房,客厅面积是旧房的两倍。妻子说一匹好马配有一副好马鞍。原来的液晶电视屏幕太小了。让我们换一个大点的。我和我妻子有同样的想法。搬进新居的那天,家电商店的工作人员给我家送来了一台55英寸的超薄液晶电视。这款弧形液晶电视外观好,清晰度高,支持无线联网功能。它不仅每年可以节省几百元有线电视费,而且联网后还有大量的节目资源。从那时起,它不再受电视台能看什么的限制。如果你想看几部电视剧,它真的能体会到看几集的反复无常和无忧无虑。

新中国成立70年来,电视一度是昂贵的奢侈品,普通人不敢购买,但现在已经降价进入普通人的家庭。它变得越来越智能,已经成为一种普通的必需品。我家先后更换了五台电视机,从黑白到彩色,从14英寸到55英寸,从大型到超薄,从电子管到等离子液晶,从接收有线信号到无线网络...每一次难忘的更换电视机的经历都是家庭收入持续增长的反映,也是时代变迁和物质文化生活飞跃的见证。普通家庭的电视变奏曲反映了电视产业乃至中国制造业的发展历史,汇聚成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成就斐然的交响乐团。

摘自天地出版社《70年的碎片:我和我的祖国》

编辑:钟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