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条条大路通罗马”,虽名符其实也不足为奇
发布时间:2019-11-07 18:50:51点击:1584

平时我们经常使用“条条大路通罗马”这个短语。当然,这句话有它的来源和典故。它自然与古罗马的道路有渊源关系。这个谚语最初是用来表示不仅有一条路要走,还有许多可能性。

然而,在世界古代史中,有一个历史事实是“条条大路通罗马”。

古罗马人征服古典意义上的世界并将地中海变成大帝国的内湖的主要法宝是什么?历史研究表明,这种法宝是罗马食物——“山羊奶酪”。这种热量极高、体积小(类似压缩饼干)且携带方便的食物是罗马人长途旅行和南北作战的保证。当然,也许最重要的是山羊奶酪不太可能变质,因为它含盐量很高。因此,盐对罗马人的生活非常有价值,尤其是对罗马军队。古罗马军队用盐作为报酬:盐成了极其重要的奖赏,如果士兵们勇敢顽强地战斗,他们就能得到奖赏——盐。因此,盐成了罗马长期对外征服的关键。

同样,如果我们想确保这种垄断的珍贵食物,包括主要供应的山羊奶酪、盐,能够运输到所有省份,甚至最偏远的地方,那么一条向四面八方延伸的道路是必要的。

罗马原本只是意大利中部的一个小镇。后来,在发动对外扩张战争后,罗马帝国建立了。它的势力范围遍及地中海地区,甚至延伸到大西洋和欧洲大陆内部。在第一和第二世纪之交,罗马帝国达到了顶峰。罗马帝国的统治者,为了加强首都和各地区之间的联系,也为了更好地控制各省,建立了一个以罗马为中心并向外延伸的宏伟的交通网络。这些道路向四面八方延伸。

罗马大道也被称为“罗马疾驰”,也可以被视为“罗马高速公路”。这些石头路有严格的建筑规范、标准和有序的管理,最初是为了军事需要而建造的。他们连接了千千一千万个城镇。它们不仅能保证和保证罗马人的不断扩张,还能促进帝国政治和经济的繁荣和稳定。同时,它们也为文化交流(基于希腊文化的罗马文明的传播和输出)奠定了坚实的交通基础,并提供了非常便利的条件。无论是在亚平宁半岛还是在北方(中欧、西欧等地)的所谓“野蛮之地”,无论是在辽阔的北非还是在更遥远的“东亚”——西亚,尤其是波斯湾地区,以及英国地区,建立在军事征服、经济需求和战略需求基础上的道路不断增强了罗马对古代世界的实际控制。当然,毫无疑问,这些古代发达和先进的道路在当时震惊了其他民族,自然极大地促进了当地经济、贸易和文化的发展。这些坚固的道路是独一无二的,向四面八方延伸。不管它们通向哪里或延伸到哪里,它们都被称为“罗马道路”或“罗马大道”。

从最初的大规模建设到“条条大路通罗马”的顶峰,罗马的疾驰已经经历了大约500年。早在公元前312年,为了满足罗马控制区的扩展和领土扩张的需要,在阿皮亚(Apius)的领导下,修建了一条贯穿罗马南北的中央公路,这是第一条“阿皮亚路”。从这条路,罗马帝国可以向南到达意大利,向北到达亚得里亚海北部的阿里米安镇。通过这里,它可以向北到达波河流域,然后连接德国、法国、奥地利、瑞士等国家,从而到达一个非常广阔的地区。这条路从罗马东南部延伸到亚得里亚海沿岸。一百多年后,罗马人在西北部和东南部修建了两条主要道路,将首都罗马与意大利、英国、小亚细亚部分地区、阿拉伯和非洲连接起来。到公元前2世纪,罗马共修建了4条大道:奥列亚、弗拉米尼亚、瓦莱里娅和拉丁语。除了这四条主线,还有通往帝国各个角落的支线。随着罗马的征服,这条路继续延伸。后来,公路网建成,以高卢的埃涅格蒂亚大道(Aenagtia Avenue)和里昂为中心,英国的伦敦为中心,西班牙沿伊比利亚半岛的环形大道。就这样,罗马人用征服的脚印共铺了80,000公里的硬面道路。据说,只要你从意大利半岛甚至欧洲的任何一条大道出发,你最终都可以到达罗马而不停留。结果,罗马皇帝乌里安骄傲地说,“所有的路都通向罗马”。

罗马的所谓“高速公路”和罗马人的“驰骋”对后世产生了全面的影响,这是罗马建筑史上一项非凡的文化成就。例如,双向交通、笔直的道路、地面上的路基,尤其是路边高高耸立的里程碑,都是未来几代人的道路建设模式,现在仍然如此。在以罗马为核心的整个亚平宁半岛,这些罗马大道从城市向东、北、南辐射。这些道路被精确测量,建筑和施工标准极其严格(在此期间,统治者包括独裁者凯撒和后来的皇帝图拉真等。会直接到现场监督。所谓的罗马疾驰实际上是在这些皇帝的监督下建造的)。整个设计极具人性化,展示了卓越的铺装技术。当时,罗马道路建设项目已经形成了统一的技术标准和严格的质量要求,如直路、双向交通、平坦的大石块路面、4.57-5.48米的道路宽度、0.9米的路基高度和高层道路里程碑。罗马人长期以来一直使用测量仪器“格罗玛”。施工前,他们对经过的地区的地面进行勘测,然后在道路两侧挖沟,将路基上的水排出,保持道路清洁干燥。接下来,挖掘路基,铺上碎石,然后用大石块夯实碎石层。最后,用掺有石灰和沙子的沙浆把大石头粘在一起,整个路面都用沙子铺成。事实上,这些道路最初主要是为了战争的需要:行军便利、军事物资等。完工后,路面非常光滑,路面中间略微抬高到一定弧度,这样雨水就可以流入道路两侧的沟渠中,而下水道则分散在道路两侧。

在帝国的黄金时代,这些道路向四面八方延伸,所谓的“通向罗马的所有道路”名副其实。直到现代,这些用绿色石板铺成的道路仍然是西方世界的主要道路。贯穿亚平宁半岛和整个帝国的“高速公路”也是罗马人在建筑方面的辉煌成就。早在公元前4世纪的2000多年前,他们就已经大规模修建了道路。到了第一个罗马皇帝屋大维(公元前30年-公元14年)的时候,一方面由于当时罗马政治和经济的稳步发展,帝国开始进入持续两个世纪的所谓“黄金时代”。另一方面,恶魔猎手继续向海外扩张,而在对外战争期间,他们继续扩张这些“高速公路”以获取后来的军事供应。据不完全统计,到公元2世纪,帝国已建成372条高速公路,总长85,000公里(换句话说,到公元115年,总长超过400,000公里,足以绕地球转十圈),其中仅意大利就有20,000公里——因为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我们可以做个比较:到上世纪末,中国的高速公路已经达到10,000公里,总数2017年7月,它超过13万公里,居世界第一。据估计,到2020年,这一数字将达到15万公里。如果将当前高速公路与当前高速公路(而不是普通高速公路)进行比较,罗马高速公路的总长度是惊人的。因为,我们不要忘记,这惊人的80,000公里是由古罗马人在2,000年前铺设的。

散布在古代世界的“罗马赤道”类似于当今世界的高速公路网。它们的战略意义和潜在影响无疑是巨大的。首先,罗马赤道极大地促进了古典世界的经贸交流和文化交流。其次,他们在中世纪后期的欧洲和欧亚交流中发挥了巨大作用。第三,这些伟大的道路工程不仅能反映罗马人的智慧,而且能充分展示罗马人对世界的贡献。经过几千年的洗礼,我们仍然可以在许多地方看到罗马大道的遗迹。这些由巨大石板或石头铺成的道路坚固耐用。即使在罗马帝国垮台后,它们仍然是欧洲甚至欧亚大陆的交通要道。直到现代,它们都被新事物所取代——铁路和公路。

所谓的西方谚语“条条大路通罗马”,充分而彻底地展现了前帝国的荣耀和文化贡献。因为,随着帝国的不断扩张,从首都到各省的道路像一个巨大的网络一样辐射和延伸。网络上分散的点是沿着道路设置的“中继站”。这些中继站是灯塔,以确保不同地方的安全通信。罗马道路四通八达,将亚平宁半岛与帝国殖民城市连接在一起。所谓的“通向罗马的所有道路”绝不是一个空洞的名字。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条条大路通罗马”并不奇怪。

总编辑:王多蒂来源:视觉中国图片编辑:徐嘉敏

手机买彩票 五湖四海全讯网 德国pk拾赛车 快乐8